AD
 > 教育 > 正文

觸樂夜話:在“Apex”里尋求昔日回憶是否搞錯了什么?

[2020-04-17 10:45:28] 來源: 編輯: 點擊量:
評論 點擊收藏
導讀:觸樂夜話,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鮮事。圖/小羅很久以前,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邊境……一項隱秘的軍事競賽吸引了無數戰士、惡棍和雇傭兵。他們組成小隊,拼死搏殺,并

觸樂夜話,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、鬼事、新鮮事。

圖/小羅

很久以前,在一個遙遠的銀河系邊境……一項隱秘的軍事競賽吸引了無數戰士、惡棍和雇傭兵。他們組成小隊,拼死搏殺,并最終留下勝利或是慘敗的故事。這些故事是廉價的。盡管每一場比賽中都會出現一些表現杰出的隊伍,每隔一段時間,也會有許多精彩的戰斗記錄上傳到網絡,但人們的記憶畢竟有限,所以,一些沒什么名氣的隊伍的故事,只有隊員自己才能記得。

這是一個關于“藍色小隊”的故事,一個被埋進無數回憶中的、不起眼的故事。

這是一個關于《ApexLegends》的故事

“嘿!你還記得那個比賽嘛?”在文字編輯巴尼的平板電腦上,突然蹦出來一條社交軟件“Banchat”的信息框。“就是那個比賽呀!我們去年一起參加過的,我們還贏了很多次的那個!”

“你怎么突然想起來這個了?”巴尼在床上伸了個懶腰,然后劃開懸浮在面前的透明顯示屏,屏幕中那個正和他通信的人留著紫色的雙馬尾,他粉色的臉蛋被玻璃窗外的飛船尾燈映襯得更加鮮艷。巴尼不喜歡這樣的顏色,他從屏幕上滑動來一個窗口,把飛船和人臉一起遮住了。

“你不會是被盜號了吧?運行身份辨認程序,真實姓名‘桶子’。”巴尼對著平板說。“確認完畢,昵稱‘你爸爸是我’的Banchat用戶和他的真實注冊信息符合……”沒等智能機器人說完,巴尼就關掉了語音提示。

“我知道這很意外,但你還記得我們的藍色小隊嗎?也許在我們小隊成立一周年的日子里,我們可以再回去拿幾個冠軍試試?”桶子在平板上繼續說著,而巴尼在床上翻了個身,開始回憶起一年前。

藍色小隊昔日的合影

歡樂和驚喜不斷應該是這段記憶的第一組關鍵詞。

第一次進入比賽場地時,巴尼就被關于這場比賽的一切所吸引了。他喜歡那些亮著絢麗色彩的武器,以及它們穩定的手感,借助噴氣裝置從飛船一躍而下的感覺也讓他很享受,還有救助隊友的機制、標記敵人的方式,以及辨識起來十分便利的裝備……每一分每一秒,巴尼都為主辦方的用心程度感到驚喜。

感到快樂的還有巴尼身邊的人,不管是什么階層,不管是不是專業戰士。在比賽變得十分流行的日子里,職業殺手“代號K”、翻譯家“代號16”、涂鴉藝術家瓦拉斯塔茲、建筑學博士桶子……盡管他們之中有些人平日里對槍戰并不感興趣,但那時都被吸引了過來。

“我們要不要全都穿上藍色的衣服?這樣顯得更專業一些。”在某次激烈戰斗結束、登上大賽的冠軍舞臺時,巴尼看著兩位隊友藍色主題的皮膚,突然冒出了這樣的想法。在那以后,巴尼和他的朋友們每次登上領獎臺,都會比平時更多一些微妙的、像是驕傲的感覺。

于是,大家穿上了藍色的皮膚

“但美好歸美好,沒過多久我們就被那些黑客給打爆了啊!”

那一年的美好時光來得快,結束得更快。在藍色小隊人員不足、只能和路人組隊時,不斷有作弊者加入隊伍中,他們在飛機上手持大喇叭,喊著作弊組織的名字,然后瞬間消失——這是比較友善的做法,更多的作弊者直接在賽場上使出特異功能,百發百中、瞬間移動……巴尼起先還能忍一忍,但隨著每次參賽都要被作弊者擊敗甚至侮辱,他還是和其他人一樣選擇退出比賽,藍色小隊也就不復存在了。

“這你就不懂了。”桶子的聲音繼續從巴尼的頭頂傳來。“我發現了一片凈土,那是東洋人專屬的比賽區域。哪里不光很少有作弊者,參賽選手的戰斗風格也很謹慎,他們很少正面沖突,總是龜縮在限制區域邊打埋伏,憑借你我熟練的‘豬突’技能,一定可以輕松奪冠的!”

沒有語音喇叭的時候,作弊者會利用文字來傳播他們組織的信息

“你不是很少這類賽事嗎,怎么突然想起來了?”巴尼起身披上外套,準備出門去看一看。“嗨!這不是我喜歡的Lilim又開始直播這個比賽了嗎……”

“那么我們一會兒見?”巴尼其實并不關心桶子的答案,在知道作弊者變少了以后,他就已經下定決心要重回賽場了。關掉語音后,巴尼對著窗外正冉冉升起的太陽伸了個懶腰,他準備馬上啟程前往賽場,把余下的一天都用在激烈的對抗中。

“準備好了嗎,也許我們就要續寫藍色小隊的傳說了呢!”巴尼給桶子發送了一條信息。

“醒醒,醒醒,快起來呀!你剛才怎么又斷開聯結了,我們馬上就到安全區域了!”巴尼的眼前一片漆黑,耳邊是連續不斷的槍聲和爆炸聲,他揉揉眼睛,看到游戲中的醫療兵角色正站在面前。巴尼依稀記得,那是藍色小隊活動最頻繁時他最喜歡的角色。

在敵人屁股后面救人曾經是巴尼的拿手好戲

“別拍了,我醒過來了!”巴尼被攙扶著站起來,晃了晃腦袋,對手丟在他臉前的電弧星威力強大,現在他不光看東西帶著重影,腦子也不太清醒了。“你是誰?”巴尼看著剛剛救起自己的隊友,疑惑地問道。

“我是弗拉基米爾啊!”醫療兵丟下一個無人機,拿出蓄電池為護甲充電。“你這是怎么了,一到夜里就沒精神了嗎,要不要來塊士……”

巴尼打斷了隊友。“已經天黑了?我記得我也就玩了不到5局啊!”

“以前每局都可以很精彩的啊......”巴尼這樣想著

“是啊,你這家伙太磨蹭了,光下載入場券就花了一整天!早上9點叫我來比賽,晚上9點才入場,你說你……嗨,也不能怪你,畢竟又不是你提供的網絡……”弗拉基米爾的話還沒說完,就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敵人打斷了。“12點鐘方向,烏拉!”弗拉基米爾一邊嚷嚷著,一邊操著槍沖出了巴尼的視野范圍。

“等等,還是不太對啊,桶子呢?是他叫我一起來的啊!”巴尼跌跌撞撞地走在戰場上,一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,一邊翻地上殘留下來的戰利品箱子。四周殘留的箱子很快被他翻了個遍,但仍舊沒有桶子的跡象。“桶子!你在哪里啊?快回復我!”

“我親愛的達瓦里希,我打敗他們了!”弗拉基米爾拎著槍跑回來,大大咧咧地拍打著巴尼的肩膀,“快去合影吧,我們成為新的冠軍了!”

“等等,你還記得帶我們重新回到比賽的那個隊友嗎,身高1米99,梳個紫色雙馬尾,留著絡腮胡那個,我怎么到處都找不他……”直到被推上領獎臺合影的那一刻,巴尼仍舊嘟囔著關于失蹤隊友的事情,這最終惹惱了正沉浸在勝利氛圍里的弗拉基米爾。

“你瞎嘟囔什么呢?”弗拉基米爾嚷嚷道,“你那個朋友從早上10點開始就聯不上好友列表,他先是卸載了客戶端,又重新下載了入場券,照著攻略刪了文件重新下載,又換了一個又一個加速器,但一直到現在,也連一局都沒玩上呢!”巴尼看了看手機,不只是桶子的留言,另一位非常強力的隊友也發來了同樣的消息。一時間,屏幕上的“進不去”3個字讓他感到隱隱頭痛。

無奈的人不止一個

怎么開心就怎么說吧

“你們就是Apex冠軍!”系統聲音響徹整張地圖。巴尼、弗拉基米爾和一個不知道如何稱呼,第一次交火后就死透了的隊友出現在合影區域里,他們沒有統一的服飾,甚至因為角色選擇的不一樣,連個好看的皮膚都沒有。

也就是在這一刻,巴尼才意識到自己再也找不到藍色小隊那時的感覺了。

為您推薦

pk10高手单期计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幸运飞艇必胜法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l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重庆时时彩官网 淘宝广西快三走势图 股票怎么开户 十一运夺金中奖助手 棋牌游戏送现金28元 贵阳快3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11选5遗漏数据 好彩1今晚开什么生肖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财神到配资 旺彩双色球最老版本下载 棋牌彩票刷水软件